浪骚客

我爱我的祖国,我信我的祖国

不一样的你3

Yok姐的店被kun给包了一天,这个骚操作还是Kinn提议的。

Porsche踏进店里的第一步就像是回到了没有认识Kinn之前一样,那个时候他虽然每天为了还债而不停的打工,但是他的人身安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更重要的是,他是自由的。

其实深夜的时候,Porsche问过自己,后不后悔,后悔将自己囚禁在这个牢笼里吗?

答案是,不。

他或许会感觉到遗憾,遗憾的是过不了自己想要的那种肆意的生活,可是,在Kinn和那种生活中选择,他觉得,失去Kinn更会让他痛不欲生。

两两相比之下,他也就释怀了。

“怎么了?”Kinn见他满脸忧愁的样子,递过来一杯酒,关切的问道。

接过Kinn递来的酒,Porsche露出一个有些难看的微笑:“没事,就是觉得好久没有来了。”

酒吧里大家玩的很开心,酒吧外Kinn还暗中安排了保镖,这一切,都是为了保护身边人的安全。

“Porsche,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接吻吗?”Kinn伸手薅开了Porsche垂下来有些遮住眼睛的碎发,然后捏了捏他的脸颊。

Porsche想起了两人第一次接吻,其实说实话,他对那个吻印象不大,因为那个时候他真的喝断片了:“其实,Kinn……”

有些不好意思继续说,Porsche挠了挠头。

“怎么了?”Kinn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,牵起Porsche的手,低头小酌了一口Porsche酒杯中的酒。

从Porsche的这个角度看过去,就像是他在喂Kinn喝酒一样,一时间,他的嗓子有些痒,应该是有些口渴了吧。

“没什么……”Porsche如果告诉Kinn,他记不清楚了,Kinn估计着会做出更变态的事儿,所以斟酌几下后,Porsche决定喝口酒冷静冷静。

就在他抬手的一瞬间,Kinn坏笑着抓着了他的手:“Porsche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?”

“什么问题?”Porsche装傻道。

Kinn挑了挑眉,语气极具诱惑:“莫不是你忘了。”

被人戳中了心事,Porsche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但是,男人之间,气势不能输,他也跟着挑了挑眉,语气中满是挑衅的说:“我那天喝断片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……”

Porsche嘴硬的样子,比他平时乖巧的时候还要迷人,Kinn的目光流连在他那诱人的嘴唇上,喉结上下动了动,沉着声问道:“Porsche是想喝酒吗?”

“啊,不喝酒,来酒吧干嘛。”Porsche勾唇一笑,这笑容里有男人的诱惑力,也有一股子娇媚的味道。

但是他下一秒就笑不出来了,Kinn一把夺过他手上的酒杯,仰着他那棱角分明的下颌线,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,随后低头,吻住了他。

唇齿相交之间,带着一股酒味,让人深陷其中,流连忘返。

Porsche无意识吞咽着从Kinn口中渡过来的酒,没有一丝厌恶,只觉得此时,幸福极了。

到最后两人旁若无人的肆意啃咬,kun实在是看不下去,用力的咳了一声,这才将两人分开。

Porsche双颊通红,由于原本的肤色再加上酒吧里灯光的原因看的不是那么真切,但他那双湿漉漉的眼睛便将整个人都给出卖了。

Kinn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自己和Porsche的关系是人尽皆知的,就差一场婚礼了,亲自己的老婆,有什么问题吗?不,一点问题也没有。

“噢哟,我说你两口子大庭广众之下的也不害臊。”kun不满的开口,主要是这两人就坐他的旁边,激烈的比当时Porsche给他看黄片的时候还要激烈;老嫌弃了。

Kinn乐呵呵的搂过Porsche,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,满足的说:“你看不下去你也可以去找一个老婆啊。”

“Kinn,你混蛋!!”

似乎是回到了那个时候一样,一样的无忧无虑,一样的肆意洒脱。

灯光打在Porsche的身上,他是那样的迷人,霓虹灯不停的闪烁,而他的脸上始终是那副坦然的微笑。

Kinn坐在一旁,看着Porsche在舞池中央扭动着他那精壮的腰身,Porsche不同于别人的那样柔美,他浑身都是散发着男性的荷尔蒙,Kinn以前喜欢的是可爱的,但是遇见Porsche之后,便被他给吸引,他的肆意妄为让他觉得新鲜,他的真诚打动了他冰封已久的心,他的火热燃烧了他的心脏,他的一切都在莫名的勾引着他,让他失去理智,让他沉浸其中,他本是冷酷无情的掌权者,奈何Porsche的出现,使他丢了以前的自己,活的像个人样。

现在的Kinn,才是个正常人。

Kinn觉得现在的Porsche,就是个妖精,每时每刻都在勾引着他。

“Porsche……”心口和喉咙仿佛是被人在挠一样,就连那不为人知的地方也有异样,Kinn轻咳了一声,喊道。

舞池中央的Porsche闻声停下了步伐,不知为什么,在这喧闹的环境里,即使是Kinn小声的呼唤,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的。

Porsche有些喝多了,脚下的步伐有些凌乱,他额头前的几缕碎发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,但Kinn知道他在笑。

疾步上前,接住了那步履蹒跚的自家媳妇儿,心里一暖,仿佛是接住了自己的整个世界。

Kinn伸手将他额头前的碎发薅开,语气责备道:“你身体还没好,喝这么多对身体不好。”

Porsche眼中带着醉意,满脸笑意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,语气慵懒的说:“Kinn,我很开心。”

“开心就好。”低头吻住了Porsche的发顶,他们的时间还有很多,不管伤口有多深,不管有多难,他都会在他的身边,陪着他。

他之前就想过放开他,让他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可是那人为了救他毫不犹豫选择回头的时候,Kinn就知道,自己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,他不能失去Porsche。

他爱他,深入骨髓的那种。

Kun还在兴头上,Kinn没有打扰他的雅兴,抱着Porsche静静的坐在角落里,Porsche那安稳睡着的面容是Kinn这段时间看见过最美的样子。

纵使他一夜未睡,也舍不得闭眼,他害怕,怕自己一个疏忽,就会再次出现Porsche满身伤痕的样子。

睡梦中的Porsche不自觉的往Kinn的怀里靠了靠,Kinn下意识的收紧了自己环着Porsche的手臂,让他睡得舒服一点。

Porsche睡了一觉的时候,kun还在玩,睡眼朦胧时,头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:“醒了?”

“嗯~”不由自主的撒了一个娇,Porsche伸了一个懒腰,慢慢的爬了起来,即使在酒吧里昏暗的灯光下,他也可以清晰的看到Kinn眼下的乌青,以及他泛着血丝的双眼。

手指不自觉的抚上了他的脸庞。

“怎么了?”Kinn抓住那只作祟的手,然后将自己的脸颊埋在那只手心里不停的摩擦着。

Porsche的酒也醒了一半了,Kinn这故作坚强的样子,他看在眼里也是很心疼的;手掌心传来Kinn脸颊的触感,Porsche使坏的捏了捏,然后抽回了手,不等Kinn作出什么反应,他双手就攀上了对方的肩膀,语气中有不容拒绝的强硬:“Kinn,你需要休息。”

“没事,我回家再休息。”

“Kinn!”Porsche语气再次强硬了不少,他知道Kinn在担心什么,稍微用了点力,使Kinn的脑袋枕在他的腿上,然后将手搭在Kinn的肩膀上,哄着:“睡吧,我不乱跑,就在你身边。”

“Porsche,别离开我身边。”他害怕。

伸出手握住了Porsche的手,十指相扣的瞬间,两人的心意相互传递着。

Porsche低头浅笑了一下,那笑意是由心而发的,轻声应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Kinn才缓缓睡去,只是那握着Porsche的手不曾松开。

四周的声音很吵,kun喜欢那种震耳欲聋的音乐,这样他整个人都会很兴奋;有的时候,Porsche是真的羡慕Kun,无忧无虑多好;但这无忧无虑的背后是每天的装疯卖傻,试图掩盖着真正的自己,在这个家,好像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层厚厚的面具,伪装成了大家擅长的事儿。

那次在森林里,Porsche确定了自己的心意,也由衷的心疼Kinn;他记得当时听见枪声的时候,他浑身血液都凝固了,他害怕,怕Kinn就这样离开他,他害怕再见到他的时候他从活生生的一个人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;所以他放弃了,放弃了自己唯一可以逃跑的机会,毫不犹豫的回头。

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确定了,和自由相比,他更愿意在Kinn的身边,当然,这个前提是Kinn爱他,若是Kinn不爱了,他的骄傲也不愿意自己再纠缠下去了。

我爱你,我才愿意束缚在这个深渊里。

这个时候坐在一旁的Arm递过来一根烟,大大的镜眶下透出一丝无奈:“Porsche,估计你们还要等一会,少爷正在兴头上。”

“没事儿,刚好Kinn也睡着了。”正欲伸手去接过烟,但自己拍着Kinn肩膀的手刚挪开,那人就有转醒的迹象,Porsche只好将手放了回去,无奈的耸了耸肩:“抱歉啊,不能抽烟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Arm将烟装回来烟盒后,抬眼,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Porsche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Porsche见他这样,笑着打趣道:“怎么了,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吗?”

Arm嗤笑了一下,摇了摇头,语气略显沉重的说: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你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。”

“我变成什么样了?”Porsche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Arm抬头望了望头顶的灯光,看似无意的吐出了四个字:“贤妻良母。”

评论(21)

热度(325)

  1.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