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骚客

我爱我的祖国,我信我的祖国

黑与白31

  Devin的眼神里透露着疯狂两字,以及他那毫不掩饰的野心,他和Kinn一直处于势均力敌的情况之下,若是能得到兵符和财产,那弄死Kinn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。

他要的是这个国家最至高无上的位置。

“我想要你手上的兵符和地图。”

Porsche不悦的皱起了眉头,孰是孰非他分的清楚:“抱歉devin先生,家父去世之前我还年幼,并不知道有这回事。”

Devin双目微微一眯,他摊着手说:“那小公爵,我可不敢保证我的手下会做什么了。”

话音刚落,Porsche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,还有小孩的哭泣声。

他不敢回头,他害怕看见Alice此时的样子,绝望的闭上了眼。

Devin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:“小公爵不必这样,我不会伤害孩子的。”

说完扬了扬下巴,示意手下松开Alice。

“既然小公爵不知道这些东西在哪儿,那我想让小公爵帮我做一件事……”故弄玄虚的停了下来,打量着Porsche的神情。

Porsche挑了挑眉,示意Alice到自己的身边来。

“Alice,你得做个筹码……”深山的屋子里,Kinn拿着老旧的信封在手上把玩着,那里面确实是兵符以及藏宝的地图,只是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。

Alice低垂着眼,她从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Kinn,是Kinn给了她生命;但是,是Porsche给了她Kinn不曾给予她家人般的温暖。

“可以帮助哥哥吗?”她抬起头来,第一次用不卑不亢的神情看着Kinn。

Kinn没有计较Alice这以下犯上的态度,他的目光落在了电视屏幕上不停播放着的Porsche最后的话,那话就像是诀别一样。

“是的。”恻隐之心涌动,这不是一个上位者该有的。

“我愿意。”Alice坚定的说。

“即使会死……”Kinn问。

“只要哥哥能活,Alice死也愿意。”

Kinn的眼神里像是有异样的情绪在波动,他这二十几年,第一次出现这种情绪,他已经无法掌控;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了Porsche的真实身份,没有人比他更会算计人心了,这就是为什么他手中没有兵权却能和devin平起平坐,这也是为什么他死活都要得到Porsche手中的兵符。

Devin不动他是因为他得民心,民心所向;但是devin不惧怕他是因为他手上没有可以调动的兵,他如果私下赡养大量军队,那正好给了devin一个铲除他很好的借口。

他必须得狠,他错一步,万劫不复。

他和Porsche的信念确实是一样的,只是方法不一样而已。

黑色的天空之下,即使是一张无瑕的白纸,也会被染上黑色,即使它的本质是白的,可人们的眼里,它就是黑的。

这个国家,只有完全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才会变成自己想要的那个国家。

Porsche和devin的声音回荡在Kinn的书房里,他冷眼看了一下跪在面前不停颤抖的人,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在桌上。

那人是他devin放在这儿的线人。

Bert双手背在身后,手中拿着一把刀,那把刀很锋利,但是刀尖上还有些许倒钩,在拔出来的时候可以给人造成二次伤害。

“Alice的消息是你放给devin的?”

“对不起先生,对不起先生,请您饶了我……”听见这话,那人不停的磕着头。

Kinn扬了扬眉毛,一旁的bert立马会意,蹲下身,往那人的小腿上狠狠的扎了一刀,顿时,惨叫声回荡在书房里,似乎是吵着了Kinn,Kinn不悦的皱起了眉。

“你是怎么给devin送消息的?”

听见这话,那人停止了惨叫,一声都没有发出来。

Kinn眯起了眼。

Bert阴狠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是拿着刀一刀一刀的将你的肉割下来,还是说给你身上戳几个洞,让你身上的血慢慢流干呢?”

那人还是不说话。

Kinn失去了耐心,挥了挥手:“把他妻儿带上来。”

那个人才慌了神,不停的求饶着。

Kinn见他松了口,淡淡道:“带去地牢慢慢审。”

Alice的消息是他刻意放给身边的人,就是想知道谁是人谁是鬼,他只是放了个消息说是抓到了Alice,想用她要挟Porsche继续给他做事。

还有,他给了devin不直接杀了Porsche的理由。

Porsche……

活着回来。

虫二15

  Porsche侧身躲过了对面人的袭击之后,快速移到Pete的身边,两人背对着背,四周不断有涌入过来的敌人。

“有枪吗?”Pete从身后掏出一把枪,对着离他们最近的人开了一枪后问。

“额……”他没有去领。

Pete见他支支吾吾的样子便知道他又是瞒着Kinn来出的任务,叹了一口气:“你躲我身后。”

“不用。”Porsche有些心虚,但是也不妨碍他身手灵敏的解决掉一个对手。

但是对面的人越来越多了,他们两人明显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,就在这时,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,紧接着是一阵密集的枪声。

原本包围着他们两的人都被解决了。

Pete看了一眼松了口气,但是一旁的Porsche神色有些闪烁,Pete立马就明白了来人是谁。

Kinn手里拿着枪,脸色阴沉的从众多保镖身后走了出来,他的目光直接落在了Porsche的身上,见那人没有伤口,脸色才有些缓和。

咬着牙说:“Porsche,过来。”

Porsche双手插兜里,心虚的抬着头看了看天,这一望无际的蔚蓝色,不知道能不能安抚一下眼前暴躁的人的心情;Kinn不愿意让他置身在危险之中,所以每次任务都不会带上他,Porsche就有一种无用武之地的感觉,每次都趁着Kinn不注意,偷偷跟着出来。

久而久之的,大家都习惯了,但是这次的任务远远比之前那些小打小闹的危险多了。

Kinn见他不动弹,阔步上前去,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腕,强行的拉上车。

“Kinn,Kinn大家都看着呢……”Porsche没有注意,被拉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,四周都是憋笑的声音,对于这一幕,大家都习惯了,起初还有点担心Porsche,但是后面一想,人家小两口能动真格的吗?

不可能。

所以现在幸灾乐祸的成分反而更多了。

Kinn没有停下脚步,将Porsche塞进车里之后,也跟着上了车,然后回过头对跟在身后的big说:“你带几个人清理下现场,其余人回去。”

他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没有了Porsche的身影,他就感觉不妙,查了一下监控,那人和Pete勾肩搭背的走了出去,然后Kinn来到武器库发现只有Pete一人领了武器,而Porsche赤手空拳。

平日里还好,可今天Pete执行的任务危险系数很高;

暗骂了一声之后,Kinn立马召集了保镖往目的地出发。

Porsche坐在最里面,看着Kinn那气的上下起伏的胸膛,挠了挠头,他也不是故意的,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任务会这么危险,早知道,就去领枪了。

不过当下最严峻的事情就是,眼前的这个人要怎么哄?

Porsche还没有想好对策的时候,Kinn率先开了口,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,让自己的语气尽可能的温柔一些:“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

摸了摸自己的周身,没有一丝异样,摇了摇头,Porsche没头脑的问了句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怎么来了?”Kinn的语调突然拔高,吓得Porsche一个激灵,前排的司机手一抖,车子颠簸了一下。

kinn挑了挑眉,冷冽的语气响起:“好好开车。”

“好…好的,kinn少爷。”

Porsche讪笑着看着这一幕,kinn是真的有些生气,以前他无论怎么闹kinn都不会这么失控,对上了kinn转过来的目光,Porsche紧抿着双唇,一言不发。

多说多错。

看见Porsche这样,kinn叹了口气,尽管Porsche的体能还是alpha的,但是kinn还是不放心。

Porsche刚想说什么的时候,忽然眼前一黑,陡然间他只能闭上眼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见状,Kinn顿时没有任何脾气了,他俯身上前,搂住了Porsche的肩膀,担忧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强忍着涌上脑袋的那眩晕感,Porsche用手捂着太阳穴,摆了摆手后:“没事,就是刚才有些头晕。”

闭着眼,眩晕感慢慢的消失了之后,他才睁开眼。

“一会去医院检查一下。”Kinn的语气很强硬,Porsche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,强忍着不适,靠在靠背上,点了点头。

前排的司机听见这话,立马改变了方向,往医院的方向开去。

Kinn看着他的这幅难受样,心里也不好受,只能紧紧的握着Porsche的手。

虫二14

  从korn书房出来的时候,Porsche依然处于那个震惊的消息里,久久的不能回神,倒是Kinn,一脸的神清气爽,他伸手揽过Porsche的腰身:“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名正言顺的媳妇了。”

回过神的Porsche很不客气的给了Kinn一肘子,Kinn没来得躲,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小腹上。

吃疼的捂着肚子,但是脸上依然是那副快笑烂了的神情。

Korn的话一直回荡在Porsche的脑海里,korn说:“Porsche,你愿不愿做我的儿媳妇?”

他压根就没有想到那一步,这样一弄反而是有些赶鸭子上架的感觉。

心里憋着一口气,看着Kinn就有点烦,不知道为什么。

Kinn洗完澡出来的时候Porsche不在房间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,随便拿了一件浴袍披在身上,Kinn打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水漫过他的身子,他憋着气沉在水底。

他在思考。

Korn说:“Porsche,Kinn很爱你,他希望余生都是你在他的身边。”

他一直不可否认Kinn是爱他的,但是,自己真的有勇气和他携手走过一生吗?

憋了好一会后,Porsche慢慢的浮出水面,撑着身子坐在泳池边,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水;这时,从一旁递了一块毛巾过来。

Porsche顺着毛巾的方向看过去,是porchay,他还穿着白天校服,估计刚回来不久。

坐在Porsche旁边的凳子上,他摇着脚,好奇的问:“哥,你是有什么烦恼吗?”

“没有……”Porsche笑了笑,他从来都不会在porchay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,他是porchay最坚强的后盾,岔开话题:“今天在学校过得好吗?”

但是porchay可没有他想的那么好糊弄,他问道:“哥,你是真的喜欢Kinn哥吗?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Porsche看了看远方的位置,那里一片黑暗,他沉思了一小会后说:“但是我一想到要离开他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有些难受。”

从来没有人教过他要如何去爱。

Porchay说:“哥,其实你应该要有自己的生活的,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,包括爱一个人,成为他的伴侣……”

Porsche眉心一皱:“谁给你说了什么了吗?”

“我刚回来就听见他们在议论了,说真的,哥,我很高兴,终于有个人能好好的帮我照顾你了。”porchay说完蹲下身子紧紧的抱着Porsche赤裸的上身,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。

他心疼他,他对父母没有太深的概念,倒是Porsche真的做到了长兄如父,但是,根本就没有人在乎过其实他也是一个孩子,一个需要别人照顾的孩子。

Kinn斜靠在角落的墙壁上,仰着头看着天花板,漆黑的一片,看不真切具体的模样;

深吸了一口气,他笑着走了出去:“你们两兄弟在聊什么?”

Porchay放开了Porsche,拘谨的站了起来:“没有聊什么,就是Kinn哥,我将我哥交给你了。”

“我会好好照顾他的。”Kinn郑重的承诺道。

“porchay……”Porsche摆了摆手,刚想说什么,结果那人撒开脚丫子就跑了,给他留了一个背影,Porsche急的大喊:“你慢点。”

Kinn双手抱拳站在一旁,Porsche不知道为什么,他现在不敢直接对上Kinn的目光,刻意的躲闪着。

“再游会吗?”Kinn柔声问道。

“算了吧,回去休息了。”说完耸了耸肩,撑着泳池边正要站起来的时候,Kinn伸过了他的手。

看着眼前修长的手指,Porsche毫不犹豫的握了上去。

掌心传来温热的触感,是属于Kinn的温度,Porsche开了口:“我只是有点反应不过来,有点突然。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korn也确实有些操之过急,但是老人家想抱孙子的心情可以体谅一下;拿过一旁的干毛巾,帮Porsche擦干他身上的水珠,Kinn说:“这件事不急,你什么时候愿意了我们再说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走吧,我们回房间去。”将自己的浴袍解下来,披在Porsche的身上,随后牵着他的手,十指相扣的瞬间,Kinn觉得这辈子值了。

Porsche看着Kinn赤裸的上身,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。

这就是爱情吗?

好像是的。

黑与白30

  周围是不断涌上来的人群,Porsche的肩膀上已经中了一枪,问题不大,还可以活动。

“Porsche先生,不,应该称你为凤凰,著名的杀手凤凰先生……”来人长相斯文,说话不急不躁的。

Porsche冷着脸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这些人是真的不打算杀他,亦或者是想要从他身上得到其余的价值。

Devin和Kinn不一样,devin滥杀成性,他纵容手下对平民百姓过渡压榨,导致他所管辖的地区名不聊生,但是也无可奈何,有人试图反抗过,但是信息时代的监控无处不在,每一次反抗都被devin的军队给镇压下去了。

“devin先生,要杀要剐的话给个痛快吧。”

“不不不,Porsche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你。”devin眯着眼看着眼前充满戒备的Porsche,他没有Kinn那么多耐心,拍了拍手,手下直接从后面带了一个人过来。

看见那个人的时候,Porsche眼睛顿时瞪得很大,他咬着嘴唇,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:“devin先生,您没必要为难一个孩子……”

Alice被摘掉眼罩,Porsche给她精心准备的小裙子已经满是污渍,在听见Porsche的声音的时候她的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但是小脸却倔强的不去看Porsche。

Devin一只手握着Alice瘦弱的肩膀,另一只手捏着那瘦弱的下巴,迫使她面对着Porsche,devin附下身子,那金丝框眼镜下闪过一丝精光,他缓缓道:“小姑娘,你哥哥在那里,要不要叫叫他。”

说完微微的偏着头,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。

Alice想要偏过头,但是她的力气没有多大,导致无法挣脱束缚。

Devin很不喜欢棋子不听自己的使唤,他眉心一皱,捏着Alice下巴的手转到脖子处,微微用力,将人像小鸡仔一样给拧了起来:“凤凰先生,我没有多大的耐心。”

“1……”

“2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Porsche深吸了一口气,他将手中的武器扔在地上,双手举在头旁边,做投降状,脸上满是不甘:“你想要我做什么,直说就可以了,不要为难Alice。”

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,devin捏着Alice的手松了开来,Alice就像是断线的风筝,直接坠落在地。

Porsche只能眼睁睁的看着Alice被摔的稚嫩的手脚上都是擦伤,而自己却被人抵着脑袋无能为力。

Devin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偏了偏头,示意将人带走。

Porsche被人从身后绑住了,眼睛蒙上布条,嘴被胶带封住了,就像是一个阶下囚一样,狼狈不堪。

Alice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,Porsche被带上车的时候,没有听见Alice的声音,一只脚抵在车门上,身体不停的扭动。

咔嚓一声,devin点燃了一支烟,他眯着眼睛看着Porsche这毫无意义的动作,他好心提醒道:“Porsche先生,你若是不听话的话,我可不能保证小朋友的安全了。”

 车辆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,Porsche刚上车的时候就被迷晕了,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扔在一座华丽的宫殿里。

Devin双腿交叠的坐在正上方的,手里端着一杯咖啡,一旁蹲着的是一位十分美丽的女士,而周围全是身着蓝色军装怀里抱着枪的侍从。

Porsche眼尖的发现,那些侍从的手背上都有一个花纹,那是devin的死士才有的。

逃不掉,而他也不打算逃。

见他已经醒过来了,devin浅酌了一口手中的咖啡,淡淡道:“Porsche,凤凰……”

可以停顿了一会,再抬眼的时候,devin的眼里闪过一抹寒光:“或者我可以叫你Porsche小公爵。”

Porsche没有说话,只是死死的盯着devin。

“先王腐败无能,当时我的父亲,和Kinn的父亲,还有kolt的父亲三位举兵推翻了先王朝,先王和先王后吞枪自杀,他们的孩子也无一幸免,但是有一位公爵带着先王能调动他死士的兵符以及财产的地图逃了,那个公爵,就是Porsche您的父亲……”

Devin的声音不轻不重,但是字字都扎在Porsche的心上,这些事情,他怎么会知道的?

Devin也很好的印证了Porsche的猜想。

他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,那上面是Porsche做的假名字,apo。

Devin手里把玩着名片:“我只是顺着这个名字稍微的查了查,Porsche,你也太不小心了,什么事情都登记在这个名字下面,你是觉得这个名字太安全了吗?”

“你想要什么?”Porsche冷冽的语气响了起来,他从容不迫的站了起来,即使双手被绑,他依然是那个黑夜里的凤凰。

虫二13

  Kinn有点变态,Porsche睁开眼的第一想法是这样的,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浑身酸软无力,但也不像别的Omega一样。

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体能那方面依然是alpha的体能,但是有些地方已经转变成了Omega。

顿时,那些颠暖倒凤的画面就像是电影画面一样,闪现在Porsche的脑海里,俊脸一红,竟然有些害羞。

Kinn端着晚饭进来的时候刚好看见Porsche斜靠在床头上,脸上满是疲倦之色。

想起自己将昏迷的Porsche从训练室抱回来的场景,他脸上就克制不住的扬起了微笑,这下好了,所有的人都只他是他的了。

“饿了吗?”Kinn将晚饭放在茶几上,作势要去扶着Porsche,却被人一把将手给拍开。

Porsche警惕的看着Kinn:“你要干嘛?”

男人是最能了解男人的心里想的啥,Porsche知道自己这个衣衫不整,满身痕迹的样子对Kinn是极具诱惑的,他可不想死在床上。

Kinn摸着被打的手,委屈巴巴的说:“我想扶你起来。”

Porsche不确信的看了他一眼,随后指挥道:“把衣服帮我拿过来,然后你先出去。”

“Porsche~”

“麻溜的……”不耐烦的说道,他是真的有些饿了。

“你能行吗?”担忧的看了一眼Porsche现在的样子,结果下一秒就被一个枕头砸了过来。

Kinn嘿嘿嘿的笑着,伸手接住了枕头,抱在怀里:“我就在门外等你,有事叫我啊!”

“嗯。”Porsche没好气的回答道。

Chan过来传korn话的时候,正好看见Kinn怀里抱着枕头,一脸笑意的蹲坐在门口上,像一只被主人赶出房门还傻了吧唧的萨摩耶。

嘴角抽了抽,要说出的话到了嘴边给咽了下去。

倒是Kinn发现了他,他收敛了自己脸上的笑意,恢复了冷峻的面容问道:“父亲有什么吩咐吗?”

“少爷,先生让我叫您和Porsche去书房一趟。”

听见这话,Kinn皱起了眉头,他冷冽的目光看着chan,警惕的问道:“父亲有说是什么事吗?”

 Chan只是微微一笑,留下轻飘飘的一句话,炸的Kinn无法思考,随后再次扬起了嘴角。

Porsche好不容易换好衣服然后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Kinn盘腿坐在地上,留了一个背影给他,Kinn不知道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,坐在那里傻乐着,连自己开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。

Porsche也没有叫他,他双手环抱在胸前,斜靠在门框,看着那人的背影,还有他那个圆润的后脑勺,没忍住,轻笑了出来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这样的Kinn可爱极了。

听见Porsche的声音,Kinn回过神来,从地上爬了起来,拍了拍自己的衣服,满脸笑意的看着Porsche,Porsche穿着一件白色衬衫,黑色的西裤下包裹着那双结实修长的腿,他靠在门框上的动作是那么随意,微微歪着的脑袋,上面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。

勾人。

Kinn的脑海里只有这个词,Porsche对于他而言,是不可拒绝的,就像是毒品一样,一旦沾上,无法逃离。

“想到什么了,笑成这样?”Porsche笑着问。

Kinn伸手揽过他的腰身,神秘兮兮的摇了摇头:“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“这么神秘?”Porsche跟着Kinn的脚步来到沙发上坐了下来:“好事还是坏事?”

“秘密……”Kinn还是死活不开口。

Porsche听见这话,眯起了眼,仔细的打量着Kinn,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。

Kinn拿过一旁的靠枕垫在Porsche的腰后,拿起叉子,插了一块肉,递到了Porsche的嘴边,岔开话题道:“我今天问过医生了,你的身体机能还是alpha的……”

Porsche咬下嘴边的肉后,慢慢的嚼了起来,等待着Kinn的下言。

“但是,你已经拥有了Omega的发情期和生育能力。”

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,身体机能还是alpha的,这是万幸的,也算的上是一个好消息了。

“所以Porsche,你现在只能对我的信息素起反应了,你是我一个人的了。”

将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,Porsche扬了扬下巴,示意Kinn自己还要吃。

Kinn见他脸上没有露出什么异色,赶紧又叉了一块食物递到Porsche的嘴边,Porsche张嘴就咬住了。

他现在是真的需要恢复恢复体力了。

“Porsche……”

“嗯?”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,Porsche回过头看着Kinn,他知道,Kinn要说那个秘密了。

“我爸想见见我们两个……”

“哈?”

黑与白29

  “Porsche,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直接打给我。”

“好的,先生。”接过Kinn手中的枪,然后拉下保险,对着Kinn心脏旁边的位置:“抱歉了先生。”

“Porsche,要活着回来。”说完Kinn闭上了眼睛。

“嗯。”随后一声枪响,子弹刚好打在Kinn心脏旁边的肋骨上。

……

Porsche躲在阴暗的角落里,他看向四周,没有任何监控摄像头,也没有追兵,他掏出手机,拨通了Kinn的电话。

没响两声,电话那头被接通了。

“Porsche……”

“先生,您没事吧?”Porsche知道自己打的那个位置,不会有性命之虞的,但是会让人难受一阵,但是他还是担心,忍不住拨通了这个电话。

Kinn的伤口已经在恢复的过程中了,靠在院子里的长廊里,他看着Porsche曾经最喜欢待的凉亭位置,有些出神:“我没事……”

“你进展的如何?”

Porsche松了一口气:“还可以,devin的人已经在到处找我了,但是他们没有第一时间杀掉我,我觉得计划可行。”

“Porsche……”Kinn修长的手指从一旁的鱼饲料里抓了一把,然后洒进鱼池里,激起一滩涟漪。

“注意安全。”也不知道这话是真心的还是什么,Kinn第一次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,语气里是浓浓的担忧,大约Porsche是第一个愿意为他奉献出一切的那个人吧。

Porsche听着从电话那头传来的叮嘱,愣了几秒钟后,嗯了一声,随后就挂断电话了。

他将Kinn的号码牢记在心里,来到海边,将所有的通讯工具都扔进海里,不出意外的话,这应该是他最后给Kinn打的电话了,这次任务,他很难全身而退,他能做的,就是替Kinn铲掉前行的障碍,以及为他的妻儿报仇。

至于Alice,那个孩子还小,不应该被卷进这充满着阴谋诡计的世界中。

他将一切都安排好了,唯独没有安排好自己。

“bert,你从小就跟着我,你觉不觉的最近的我有些不太理智了。”

黑暗中的那个人缓缓走了出来,他的脸上有一条疤从嘴角的位置蔓延到额角的,显得狰狞不堪,他沉声道:“先生这样做自然有先生的道理。”

Kinn抬眼看了看眼前这个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暗卫,探究了一番之后,低沉磁性的声音也随之传来:“bert,你去暗中接应一下Porsche,就算是死,也要把他的尸体给我带回来,不过,我更希望的是他能活着,知道了吗?”

最后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,Kinn的语气有些生硬,像是从牙缝里吐出来的一样。

Bert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他是Kinn的暗卫,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,他只需要完成Kinn吩咐的事情就可以了。

挥了挥手,Kinn示意他退下去。

Bert刚离开,Kinn的另外一部电话就响了,看了看陌生来电,Kinn眯起了眼睛,知道这个号码的只有那个人了。

“怎么了?”接通电话后,Kinn冷漠的语气响了起来。

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稚嫩的童声,那声音很熟悉,却没有了之前的那份活泼,多了一份阴沉的味道:“先生,我找到了您要的东西。”

Kinn听见这话,抬了抬眼皮:“Alice,做的很好,位置发给我,我亲自来取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挂完电话没多久,Kinn就收到了一个定位,那是Porsche最后也是最隐蔽的一个藏身的位置,不在Kinn的资料里。 

而现在,所有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,但,不知为何,他却无法开心起来。

或许他早已失去了开心的资格了。

Alice坐在沙发上,对面的电视上不停的重复播放着Porsche临走时留下的那段视频,小小的她,脸上全是泪水。

而她面前的茶几上,赫然的是一封年份很久的信封。

那里面的资料,才是Kinn的最终目标。

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,从她第一次出现在Porsche面前的时候,都是Kinn安排好了,包括那个她称她为母亲的女人死亡的时候,也是Kinn的一手策划,为的就是让Porsche能心软,让他将自己带在身边,这样,才可以接近他,拿到Kinn想要的东西。

Porsche的脖子上,一直戴着Alice送给他的项链,那个项链里,其实是一枚窃听器,是Porsche交给Kinn,改装过的窃听器。

虫二第二章下

  微博名:仇雠易寻故人难归的编辑记录里

  没有微博的私聊我给我你的邮箱

  不太会写车,将就看。

  

虫二12

  Porsche醒来的时候正躺在Kinn的床上,浑身酸软的厉害,但是alpha良好的恢复力不至于让他同Omega一样下不了床。

掀开被子,脚刚落地的时候,一不小心扯动着身上的难以言表的部位,Porsche咧着嘴嘶了一声,脖子后腺体处传来的异样感也在提醒着他,他真的已经被Kinn标记了,周身都是Kinn的信息素。

正当Porsche想的出神的时候,洗漱间的门被打开了,Kinn下身围着一块浴巾走了出来,脸上是一副满足的神情。

见Porsche醒来了,走上前去,将人搂在自己的怀里,伸手揉着他的腰身,关切的问:“还难受吗?”

Porsche拍开了Kinn的手,将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,没好气的说:“你昨晚少做几次我就不难受了。”

“Porsche,你知道的,拥有你是我最幸福的事儿。”

Porsche挑眉看了他一眼,穿好衣服来到Kinn的身边:“我得下去训练了。”

Kinn没有拦住他,只是将人拉到怀里,然后伸手再次扶上了他的腰身:“我给你再揉揉。”

爱情的基础是相互尊重,Kinn不会去阻扰Porsche的任何决定,他只有在Porsche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做他的后盾。

用鼻尖拱了拱Porsche脖子上的腺体,Kinn问:“早饭想吃什么,我一会给你送过去。”

“都行。”也不知道是不是Kinn的手法太好,还是他的恢复力很好,Kinn揉了好一会后Porsche觉得腰没有那么酸了,站了起来,拍了拍Kinn柔软的脑袋哄道:“乖乖等我。”

然后双手插兜里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Kinn的卧室。

看着Porsche离开的背影,Kinn的脸上全是宠溺的微笑。

Alpha转变的过程是很痛苦的,enigma的信息素会在他的身体里发酵,保留alpha的部分特征和重新分化出Omega特征。

Porsche今天是单独训练的,他的训练进度远超于同期的保镖。

只是刚到训练场的时候, Porsche就觉得身体有异样的感觉传来,浑身酸软无力,昙花味混合着麝香味的信息素不停的从他的周身散开来。

Arm拿着平板刚推开门露出一个缝隙的时候,那强悍让人心里发颤的信息素扑面而来,他手脚麻利的关上了信息素的门。

强大的alpha信息素和enigma信息素真的会要人命的。

Arm以为Kinn和Porsche在里面,没有去打扰,顺手拿过一旁的警示物放在门口,避免哪个不长眼的走了进去。

浑身仿佛是有蚂蚁在咬一样,Porsche浑身是汗,扯着衣领想要自己好受一些,可是无能为力,从腺体传来的异样感,不停的侵蚀着他的身心。

疼……

满脑子只有这个想法。

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那股疼痛感从皮肉蔓延到骨子里,仿佛是要将他整个肉身都重塑一次一样。

这股疼痛感持续了十几分钟后就结束了,取而代之的是浑身一股子酥麻的感觉。

从那不以言表的部位再到心脏的位置。

Porsche猛地睁开眼,强忍着那异样的感觉,用力的感受着自己身上的信息素,他的体格依然是alpha的,但是……

摸了摸身后,没忍住呻吟了一声,那感觉真的是,要了他的命。

他二次分化了,分化成了Omega。

虽然是意料之中,但还是来得太快了。

而且,一分化就来了发情期……

嘴角抽了抽,Porsche觉得有些蛋疼,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,想要Kinn的信息素。

他真的成了Kinn的Omega。

只为Kinn一人的信息素所疯狂的。

Kinn端着早餐来到Porsche训练室的时候,看见门外放的牌子的时候,心里就犯起了嘀咕,等到他将门打开的时候,扑面而来的昙花香味,让他顿时理智失控。

他快速的闪到屋里,关上门,将早饭放在一旁。

此时的Porsche衣襟大开,露出他精壮的上身,那上面还有Kinn昨晚留下的斑斑红点。

双唇微微张启,双目无神的看着自己的方向,Kinn咽了咽口水,慢慢的蹲了下来,不得不说此时的Porsche,真特么的诱人。

“Porsche……”声音沙哑的唤道。

那熟悉的麝香味,从Kinn的身上散发出来,将Porsche整个人都包裹住了,难耐的扭动着身子。

看着那不断扭动的纤细有力腰身,Kinn知道双手罩在那腰身上的感觉有多好,解开了自己衬衫的纽扣,那雪白强健的身躯一览无余的展示在Porsche的面前。

“Kinn……”Porsche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正要摸着Kinn的胸膛,结果被人一把抓着手腕,举高至头顶。

Kinn一只手握着Porsche两只手的手腕,另一只手急不可耐的解开两人的衣服。

随后直接封住了身下人的双唇,两股信息素交缠在一起,此时他们只属于彼此,以后也只会属于彼此。

虫二11

Kinn参加完宴会回来的时候Porsche正坐在花园里仰着头看着夜空,指缝间还夹着一支没有抽完的烟,烟雾腾空而起的时候他眯起了眼睛。

“在想什么?”

听见身旁传来的声音,Porsche微微偏过头,就对上了Kinn投过来的目光。

那人的脸上有些疲惫的神色,Porsche勾了勾嘴角,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,示意他坐下来:“在想人生下来的意义。”

“有什么见解?”Kinn坐了下来,周围全是Porsche身上传来的味道,那股昙花香味若隐若现的伴随着烟草的味道,甚是迷人。

“见解倒是谈不上,就觉得人生在世就这短短几十年的时间,有些事,我想试试。”Porsche仰着头,露出自己那修长的脖颈;

听见这话,Kinn心脏的位置剧烈跳动了一下,他眯着眼看着Porsche那凸出的喉结,这样的Porsche,很性感。

深吸了一口气控制自己的情绪,他很想问Porsche你想试什么?但是害怕答案不是自己能接受。

长吁出一口气,Kinn随着Porsche的目光看了过去,那一片漆黑的天空看不见任何东西,Kinn不免有些好奇。

Porsche将烟头碾灭在一旁桌子上的烟灰缸里,轻笑了一声,开口继续道:“Kinn,谢谢你。”

“谢我什么?”

“谢谢你带我离开那片黑暗。”谢谢你,让我变成了有人照顾的人了,我不再会为了我和弟弟的生活所发愁了。

Kinn 再也忍不住了,长手一伸,扯着Porsche的衣领,拉到自己面前,重重的吻了上去。

Porsche没有拒绝,他修长结实的双臂攀上了Kinn搂着他的双臂,热情的回应着。

感受到Porsche回应的Kinn情绪不免得有些激盎,他没有控制自己的信息素,肆意的释放着。

闻见那熟悉的麝香味,Porsche心下一紧,大哥这是开放性空间啊,趁着自己还有反抗的力气,正要推开Kinn的时候,被人一把捏住手反剪到身后。

Kinn将额头抵在Porsche的额头上,语气不稳的说:“你这样,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。”

说完收敛起了自己的信息素,放开反剪住Porsche手腕的手,然后拍了拍Porsche的肩膀:“走吧。”

下一秒,却被人抓住脖子,嘴唇被一个柔软的物体封住了,Porsche的吻技一般,但对于Kinn来讲,很是受用。

两人唇齿相交之间全是爱意,Kinn抚上了Porsche精壮的腰身,微微用力,将人带到自己的怀里,随后肆无忌惮的掠夺着眼前人的芬芳。

许久之后,Porsche松开了Kinn的脖子,喘着粗气,看着Kinn:“我有一个问题很好奇,为什么是我?”

情窦初开之时,他见过一个小男孩,那孩子长的很好看,但是浑身脏兮兮的,在他身后是一个比他小好几岁的小男孩,那小男孩穿的干干净净的,像一个小王子一般,他倔强的身子将那个男孩子紧紧的护在身后。

Kinn坐在车里,那个小孩站在外面,那股子不服输的样子将欺负他们的人都赶走了,然后站了起来,擦了擦自己脸上灰尘后,将那个小男孩搂在怀里,Kinn听见那稚嫩的声音说:“别怕,哥哥在这儿。”

随后有一个男人急冲冲的跑了过来,焦急的拉着他检查了一番后,才松了一口气说:“Porsche,你吓死我了。”

Porsche……

从此以后,这个名字就牢记在Kinn的心里,他努力的让自己变强,直到成年的时候分化成了家族唯一的enigma,他才松了一口气;

从那以后,成功的接管家里的生意,以及家主的位置。

这些年一来,他一直都在暗中关注着Porsche,直到前些日子,他顺利的将分家的事情处理完后一刻也不愿意等待,直接去酒吧找了Porsche。

深吸了一口气,Kinn将头埋在Porsche的肩膀上:“因为我爱你。”

听见Kinn的那句我爱你,Porsche笑了,他第一次毫无顾忌的笑,发自内心的喜悦。

许久之后,他说:

“Kinn,我想试试。”

黑与白28

“Porsche,即使前面的路是一条死路,你也愿意吗?”

“我愿意。”

Kinn躺在病床上,心脏的位置被白色绷带绑着,有血液渗透出来,他虚弱无力的睁开眼,big站在他的床前,见他醒来,行了个礼,语气焦急的问道:“先生,您现在感觉怎样?”

糟透了的感觉,Porsche的那枪直接打在他心脏旁边的位置上,他缓缓的抬起手,制止了big接下来要说的话,脸色满是阴霾,语气冰冷的问:“Porsche呢?”

听见这话,big心虚的低下了头:“先生,已经在派人找了。”

“一群废物……”Kinn说这两句话仿佛要了他很大的力气一样,闭着眼养了会神后,Kinn睁开了他那双如狼一般的眼神说:“将Porsche的真实身份发布出去,同时发布一级悬赏令。”

“是的,先生。”

Big出去后,Kinn缓慢的闭上了眼,或许是因为枪伤的原因吧,心脏的位置有些不太舒服,就像是有万千支针扎一样,满脑子只有一个疼字,疼得他脑仁直冒冷汗。

见状角落里走出一个人影,他面色阴沉的如同地狱的使者一样,黑色的手套按响了Kinn旁边的按钮后又隐退在黑暗之中了。

Porsche背着熟睡的Alice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Alice睡的很甜,嘴角还有口水流下来,打湿了Porsche的衣服。

Porsche脑海中全是Kinn被他打中后的神情,Porsche站在密室里,看着Kinn强撑着身子关上密室的门,用最后的力气让他跑。

密室门被关上的一瞬间,他看见的是Kinn倒地的身影。

他是在密室里听见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后才抱着密室里熟睡的Alice离开的。

Kinn得到及时的救助了吗?

自己的那一枪没有打到心脏的位置,不过也快接近了。

那个人,不能死,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实现自己梦想的人。

深山之中,适合躲藏;

走了好久,天蒙蒙亮的时候,Porsche才走到深山里,这里是他最后的一片净土了,无人能查得到。

Alice悠悠转醒,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语气绵软的问:“哥哥,我们这是在哪儿啊?”

Porsche将人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,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这就是我们以后生活的地方了。”

“那Kinn先生呢?”

透过窗户看着屋外高耸的树木,Porsche说:“先生是要做大事的人……”

Alice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爬了过去,将头枕在Porsche的大腿上:“只要是和哥哥在一起,哪里生活都行。”

Porsche笑了笑,没有说话,那笑容里包含着无奈和心酸。

在之后的几天里,Porsche带着Alice来到书房里,教她使用密室和武器,以及打猎和一切生活基本要领。

教会Alice这一切的时候,有一天Alice醒来的时候,身边空无一人,她找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看见Porsche的身影,这个时候客厅的电视忽然打开了,里面是Porsche笑着的脸,他用着世上最温柔的笑容说:

“Alice,哥哥出去办点事情,时间会很长,你自己在家乖乖的,不要相信任何人,如果有一天先生来找你的话,你就自己选择吧……”

画面里的Porsche似乎还要说什么,但是他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,忍住了,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长串叮嘱的话后,画面就熄了。

Alice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她忽然想起,之前自己睡梦中的时候有人轻轻的捏了捏自己的脸颊。

打开电视,仿佛的播放着刚才Porsche的那段视频,她将自己小小的身子蜷缩在沙发上,双眼里全是泪水,看着电视里Porsche的身影,她默默的叫了句:“爸爸。”

Porsche给予她的是她从来没有享受过的父爱,是原本她灰暗生活里的一抹亮光,照亮了她整个世界。

Porsche在自助贩卖机上买了一罐咖啡,他就算是戴着口罩和墨镜走在人群中也难以掩饰他那傲人的身形。

周围陌生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看似毫无规则,其实正在慢慢缩紧成一个圈,将Porsche围在其中。

仰着头,将手中的咖啡一饮而尽后,Porsche将一个小型的炸弹塞进了易拉罐里,快速的冲向左前方的一个便衣面前,将易拉罐放入他的手里后转身离去,离去的时候,同时拉走了身旁无辜的群众。

砰的一声,那个人被炸断了手臂,痛苦的在地上嚎叫着。

人群里的其余人见状纷纷掏出了枪。

Porsche趁着此时的混乱,连一个背影都没有给他们留下。

围剿他的人是devin的人,Porsche在资料上见过他们的面容。